专家披露上海高考作文“杂”的出笼:为了猜不到

发布时间:2020-11-22 12:03:55
作者:郎霖

中新网6月9日电 今年高考已基本结束。语文科目上海卷

题“杂”是如何“出笼”的?教育部门和社会如何反应?今日上海文汇报对此作披露。

昨天(8日)下午,刚刚“解禁”的高考上海语文试卷审题专家与上海市的教育专家和三位作家,在“2003年高考作文专题研讨会”上披露作文题诞生经过,并发表各自看法。

高考语文上海卷审题专家(根据规定须隐姓埋名):高考作文题应当是开放性的,能够让考生充分展示自己才能,又不能考前让考生“猜题”有备而来,因而题目越来越难出。我们是上月21日进入命题区域的,命题组准备了好多题目。为何选“杂”?最主要的是猜不到。

今年由于“非典”疫情,不少老师在复习时引导学生准备了这方面材料,命题组有意回避,就是体现了高考公正公平的原则。当然,也有考生会转弯抹角联系“非典”。“杂”的含义很多,可打开学生思想的天地,引导学生知识面广,活学,关心社会、生活。

作文题的提示语简明扼要,引导学生尽快入题。

季振邦(作家):作文是语文水平的综合体现,题目不能搞“脑筋急转弯”,应当给9万多考生一个体现公正公平的起跑线。今年的“杂”这个题目很好,没有给考生设置障碍和陷阱,每个人都有内容可写。

假如题目没有一段小说明,包括本人在内可能看到“杂”后会一下子迷惑。话又说回来,小说明对有些考生写文章可能是限制,否则可海阔天空自由发挥。我倾向有小说明,给考生一种提醒。

南妮(作家):20年前我曾步入考场,这种经历对大多数人是十分痛苦的,后来我想有没有一种快乐考试呢?今天再进“考场”,本属“隔岸观火”,作文时应当有一种快乐的感受。但事实上,还是有点紧张。我是不喜欢提示的(指题目小说明),这样反而觉得被束缚了,没有了愉快感。

竹林(作家):我没有参加高考的经历。看到“杂”,首先想到的写议论文。最终选择写小说,只不过扬长避短罢了。

步根海(上海市教委教研室语文教研员):高考作文题出得好,首先是跟中学写作教学的目的是一致的,它可以唤醒学生沉淀的东西,引导学生对现有知识的梳理,对现实生活认识,以及对未来的想象。

我认为,“杂”的本意是多种因素的组合。杂是构成宇宙的基础,杂是相对“单一”而言的。今年的作文题给教师和学生的启示是,中学生应该以广泛接受知识为主,基础教育应建立在“杂”上,没有“杂”也无所谓素质教育。

“杂”涉及的范围广,但避免了前两年高考作文“面对大海”、“遥望星空”等无所不包的情况。“杂”可写学习,如某门课程,甚至一门习题,因为这也需调动多方面的知识;“杂”可写中国民族文化,延伸到还要吸收外来的文化,谈社会的各阶层,人与人交流的话题(求同存异)。必须注意的是,文章具体谈论时不必太“杂”。

王厥轩(上海市课改办主任、市教委教研室主任):学语文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语言和书面表达能力,但多年来高考语文试卷的标准化,让教师按照试卷的要求训练学生,语文本应有的灵气没有了,连老师也不会教了。在教学中,老师把教材看得太神圣,其实只是资料的功能。今年的高考作文题,对平时有积累的学生,很容易入笔,符合课程改革的方向。

语文反映的是学生对生活的积累,对世界的认识,这既是“杂”给师生的启示,又是今后考试改革的方向。

上海 专家 语文


柏轩
2020-11-22

蓝的海